相关文章

福建泉州六旬归侨二代独守父辈画室 精湛手艺后继无人

  福建泉州六旬归侨二代独守父辈画室 精湛手艺后继无人

  【解说】在福建泉州百年老街中山路,一家挂满了各式逼真人像画的古朴小店,时常吸引着过路人的目光,白底红字的招牌“相如画室”显得有些陈旧。每天一早,65岁的胡立人便打开店门,搬出画板和椅子,静静作画。当地时间3月27日,记者来到“相如画室”,见到了胡立人,他告诉记者,这门手艺是传承于他的父亲。

  福建泉州六旬归侨二代独守父辈画室 精湛手艺后继无人

  【解说】在福建泉州百年老街中山路,一家挂满了各式逼真人像画的古朴小店,时常吸引着过路人的目光,白底红字的招牌“相如画室”显得有些陈旧。每天一早,65岁的胡立人便打开店门,搬出画板和椅子,静静作画。当地时间3月27日,记者来到“相如画室”,见到了胡立人,他告诉记者,这门手艺是传承于他的父亲。

  【解说】1925年,胡立人的父亲胡迈随堂亲漂泊海外,在新加坡初识绘画,在无师指导的情况下,利用打工空闲时间,数年间刻苦自学,习得一手绘画技术。1935年,胡迈从新加坡归来,带着自学的炭精画手艺开设了“相如画室”。

  【同期】炭精画画师 胡立人

  他很早就叫我说要学,学好了以后一生就有一个铁饭碗了,就不愁吃不愁穿。但是我学这个刚学的时候特别枯燥,我就不想学、坐不住。然后到了二十岁的时候,自己懂得认识说没有一门技术确实是不行的,只好、万般无奈只好坐下来学了。但是不幸的是,刚学一半,差不多学半年,我老爸就走了。

  【解说】父亲去世,留下了饱含一生心血的“相如画室”。抱着从画室拿出去的作品,一定不能丢了父亲的脸这样的信念,胡立人潜心琢磨画技,无人教授,他就闭着眼睛琢磨父亲作画时的样子,花了两三年的时间,终于把自己逼出了师。

  【解说】时光匆匆,转眼40多年过去,掌握着炉火纯青的炭精画技术,胡立人却愈发忧心。在照相技术并不发达的年代,人们通常把这种永不褪色的画,用作在一辈子最后留给亲人的念想遗像上。但随着科技水平的进步,数码打印时代的来临,这门永不褪色的传统技艺渐渐失去了往昔的光芒。

  【同期】炭精画画师 胡立人

  等到六十岁、五、六十岁才开始学电脑上面的Photoshop,这个时候学那个东西对我们来讲真的是很够呛,那也没办法,为了生存。以前泉州有十家以上的画店,现在倒了没有了。

  【解说】胡立人告诉记者,现在的年轻人不愿从事这一行业,偶尔上门求教的又多是玩票性质,学过之后也就不了了之。他感叹道,随着年纪的增长,自己已有些力不从心,等到哪天画不动了,这家画室也就会关闭了。

  【同期】炭精画画师 胡立人

  我也无可奈何,真的无可奈何。因为要发现这一种人,本身就比较少,然后他有兴趣没兴趣还是一回事,然后又有条件没条件,很多方方面面造成说现在这一行真的是后继无人了。

  记者 柯宁 江金虹 福建泉州报道